【独家报道】鸿茅药酒跨省抓个人,火了

【IT时代网编者按】屏蔽了所有微商的我,没能逃掉鸿茅药酒的这波“广告”……

最近的我甚是困惑,熬夜失眠睡不好,揉一揉干涩的眼睛,想滴个眼药水吧,猛然想起了莎普爱思,顺手拿起了王老吉,呷了一口,还是这个健康好喝能延寿。

耳机里放着《凉城》:“当海风吹凉霓虹,回首你无影踪。”谭医生不曾想过,在他敲下那些话后,凉城警察敲响了房门,千里跨省抓捕,这戏码里,他成了主角……

一篇点击2000的科普文引发的乱子

眼看着天气变暖了,柳絮都漫天飞舞了,转眼,谭医生羁押在看守所已经三个月有余了。

话说这位广州的谭医生怎么跑去了内蒙古看守所的呢,这就要怪他非得搞了个科普文,叫做《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标题很醒目,又是“天堂”又是“毒药”的,只不过两千多关注,没火。

回溯一下事件,去年12月份,广州医生谭秦东把在老年群体中热销的“神酒”鸿茅药酒,做了正经科普分析: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到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

称鸿茅药酒,实际上是酒剂类中药,成分中含有多种毒性中药材,况且标题中用了“毒药”字眼,很扎眼。

认为其“每天两口,把病喝走”的广告有夸大的嫌疑,并提醒老年人不要信宣传,不要喝。

总之,有点说了鸿茅药酒坏话的味道。

这不,今年1月份,谭秦东在自家楼下,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带走了。

理由?“涉嫌损害商誉”。凉城县公安局称遭到鸿茅药酒报警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

因为篇文章损失了这多吗?真有直接因果关系?

有细心网友发现,谭秦东发布文章的总阅读量仅有2000多。且不说点击量,这不就是一次吐槽一个科普吗?损害商品名誉罪是民事纠纷,这就被刑事拘留了?怕是网上多半人都要被抓吧。难道涉及了地方企业利益就能动用警权,千里迢迢还跨省刑拘,有点鲁莽了。

鸿茅药酒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广告,加上这篇文章都没让它火起来,这回,跨省抓捕行动,却让它彻底火了!

神酒还是毒酒?鸿茅药酒是否合规

药酒药酒,说明有药的成分,有人说“毕竟是药三分毒”,至于是毒药还是良药,这可得权威验证,不能妄下定论。

看图,浑身浓浓的“保健风”那么它究竟有没有毒呢?这是民众们迫切想要知道的。

鸿茅药酒,它可不是一款普通的酒,而是一种非处方药。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信息显示,鸿茅药酒是属于酒剂类非处方药(OTC),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正面作出回应,称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此外,有不少医学界人士对鸿茅药酒的成分和疗效存在很大疑问。

回应中说,鸿茅药酒为独家品种,处方药材多达67味,经古法炮制,可以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主治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妇女气虚血亏。

似乎都是些常规的药材,但经专家提示,这里面竟然还有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苦杏仁这样的毒性药材,服用之后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要明确知道,鸿茅药酒品种归属药类,而非保健品。保健品与药酒有本质区别,鸿茅药酒是药而不是酒,但是其官网和广告则淡化了药品属性。

在鸿茅药酒的广告语以及实际营销过程中不难看出,鸿茅药酒的市场定位主要是老年群体,其有意混淆保健品和药酒概念。

似乎没有一个地方能经得起推敲。那鸿茅药酒又是如何成为非处方药的?好像也无法深究了,像是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渊,生怕再揪出更多让我们心寒的事实。

针对公众的质疑和担心,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给出一个更权威的结论,很有必要,是给我们,也是给谭医生的。

神力加持,违法2630次仍安然无恙

在民众热切的关注中,这家“神酒”被扒了个精光,更多严重问题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其实关于鸿茅药酒的功效有很多争议,即便投诉不断,但也丝毫不影响鸿茅药酒广告对人的洗脑。

每天喝两口,把病能喝走?神乎其技的宣传语,让我一怔,仿佛喝了就能包治百病、延年益寿。

有着悠久历史的鸿茅药,不仅在各地方小台打着圈的放广告,还稳稳当当的在央视轮播着,除了此之外,还在电视剧中硬植,简直无孔不入。

有媒体报道称去年年收入高达15亿,2016年在药店的销售额是16.3亿元。毕竟是在广告推广上下了血本的,看看这“优秀”的数据,什么莎普爱思?妥妥吊打。

至于为什么年收入15亿,广告费却有150亿,微信公号创日报里有这样的一个解释:

据健康时报报道,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99次列入违法广告公告移送工商行政部门查处,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似乎鸿茅药酒总有“神力”加持,宣传行径备受公众、媒体和各地监管部门的质疑,即便违法2630次仍安然无恙。

话说,如此打破“吉尼斯世界记录”的违规数量,它仍可以获得广告批文的资格,简直令人费解。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显示,鸿茅药酒共取得1192个药品广告批准文号,创下了全国所有药品广告最多的纪录。

日前,人民网也转评称,一家屡屡违法宣传、欺骗消费者的厂家,竟然还认为质疑者损害其名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边是违法广告被查处,另一边有关部门批文核准为其“开绿灯”。这年年都违反广告法,年年审批被通过,仿佛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乌兰察布日报》报道,2017年鸿茅药酒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2.7亿元,并解决当地500多人就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纳税大户。貌似联系一下,好像都顺理成章了。

或许,鸿茅药酒有错,但监管部门也存在很大问题,能如此大肆宣扬的媒体上吹嘘十年且相安无事,或许……用“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来形容比较合适。

“优秀”的鸿茅药酒当家人

更戏剧的是,随着对企业的深入了解,发现当家人鲍洪升也不是一般人儿。即便鸿茅药酒身陷囹圄,仍面带微笑出现在镜头前收割荣誉,不慌不忙从容淡定。

今年3月份,鲍洪升及其公司先后接见了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登华,内蒙古质监局党组书记、局长霍武。

在4月13日还当选为2017年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

此外,鸿茅药酒也收获了大量的政府荣誉——“古法酿造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年鸿茅品牌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鸿茅商标“荣升”为“中国驰名商标”,还入选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并且,在一场名为“保护民族品牌,振兴中蒙医药”的论坛上,鲍洪升做了演讲。他分享了鸿茅药酒的历史,“这些荣誉与我们一代代鸿茅人秉承‘良药济世’使命,坚守匠心精神密不可分。”

很匠心,很坚守。

据《优品》报道,从其过往的经商“成绩”来看,除了鸿茅药酒,鲍洪升还曾营销过“护肾宝”、“王胎补酒”、“婷美”等爆品。《销售与市场》杂志在2000年评价他为“新千年最优秀十大营销人物”之一。在营销圈,可谓是高手了。

违法不断,荣誉不减。一边广告打着擦边球,一边深得政府的厚爱。鸿茅药酒又是他的一站。

这年头,有保健品冒充药,有药非要冒充保健品,这些怪象何时能消除。这回,要不是奇葩的跨省抓捕事件,鸿茅药酒会不会还在继续播着广告,忽悠大家每天喝两口呢?

平心而论,面对接连不断的神药风波,这个警钟响的不算短了,重视广告宣传监管问题,该拎出来看看了。

还敢说我?告你!

自鸿茅药酒报警跨省抓捕一名广州医生后,还不仅仅止于此,这又起诉了一名律师。

因为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据澎湃报道,程远律师在文章选取一则经过食药监部门审批的鸿茅药酒广告,以此为例进行分析,以窥探食药监部门的审查尺度。虽然不能断言鸿茅药酒的上述广告违法,但可以肯定的是,食药监部门在广告审批时标准宽松。

没成想,被告了。起诉前,鸿茅药酒在自己官网发了一份“严正声明”,矛头直指程远及其撰写的文章,用了侮辱性语言和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恶意攻击,恶意抹黑。

对此,程远表示,相关数据援引的是媒体的公开报道,食药监总局的官网上也有相关公示,“所以这些应该都是比较确凿的东西,在事实方面没有什么错误”。

就这样,程远被鸿茅药酒公司送上了法庭,而且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

话说,为何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屡禁不止,为何有关部门审核标准忽高忽低?提出质疑的无端入狱,被质疑的各种荣耀加身。厂商大手笔投放广告,媒体漫天遍地大肆宣传,真实与否,广大消费者又怎能看得清楚?

这次,到底是触动了谁的G点,谁又在谁跳脚,一首《凉凉》究竟送给了谁?

至此,点到为止,事件也发酵的差不多了,该出现的人物也出现了,送一句广告语给各位,“药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屏幕前敲字的我瑟瑟发抖,跨省抓……唉,溜了溜了。)【责任编辑/张琪琦】

来源:IT时代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独家报道】鸿茅药酒跨省抓个人,火了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